情寄南衣

沉迷i7♪ 七濑陆是天使 苏沐秋那雪透小野贤章本命 杂食主义者

预言家【97】(妖怪paro)

※上海卷交卷,我觉得我又偏题了。

※只是想象中的97相处模式。疏漏不足之处请多包涵。


1.

山里新来了个预言家。

据说他是踏云飞来,一身白袍腰间扎黑色束带,束带上带了个玉佩,头上戴顶很大的白色面纱,完完全全遮住了脸——有幸运得以窥见面纱一角的小妖叽叽喳喳地尖叫说“真是太好看了”!!

那朵云在半空兜兜转转了很久,最终降落在山顶小溪潺潺流出的地方;当太阳再一次露出脸庞的时候,小木屋已经稳稳当当立起来了,里面木头椅子呀桌子呀床呀一应俱全。

这样的动静当然惹得平静的山上一阵不安,那段时间小妖们都不敢去原本喝水的地方嬉戏打闹。直到最后有点修为的大妖去拜访了木屋,大家才得知里面住的其实是位...

2017-06-09

24小时营业书店【17】

※这是山东省作文题的交卷作文。写的仓促,疏漏之处请多多包涵。


1.

今天的夜晚似乎异常黑暗。

云朵也许是遮住了月亮,也许是遮住了星星,总之天上没有一点光。一路走来,街道也被漆黑完全笼罩了,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依旧亮着。

幸好夏天的夜晚不算太冷。和泉一织看了下手机:已经要十二点了。然而他停住脚步的这间屋子,依旧是灯火通明的。

…这个时间真的还有书店开着?

即使是已经听同学讨论了这家神奇书店,理智让一织对这件事持半信半疑的态度。

今天又和导师一起做实验留的很晚,不好意思再打扰导师,也告诉了哥哥不能回去睡。正在愁怎么办的一织突然想起了这家书店。

他站在门口犹疑了一下,终是伸出手推开...

2017-06-07

生日快乐。
愿世间荣耀为你加冕。

2017-05-20

I am who I am【97】

1.这是who are you的姊妹篇。
2.其实更侧重于我眼里的97关系解读。不同观点实属正常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每次,他在心底都会有个问题。

驻足看着面前冲他礼貌问好,称呼他为“七濑さん”的TRIGGER的Center,九条天,陆都会恍惚一秒想他是谁。
他是哥哥吗?不,真正的哥哥不会与他如此生疏。
他不是哥哥吗?不,他就是他的哥哥,有铭刻进血液的证明。
这样的两个结论没有对错,同时成立。或许也称不上悖论,但绝对算是对立。

偶尔他会在心底对以前的七濑天说话。那个会对他微笑给他讲故事,实实在在心疼他照顾他,直白地告诉他他爱他的哥哥。
——天にい,对不起。
我现在站在台上,和大家一起唱歌,一起...

2017-05-02

Princess and Knight【童话paro,狗丸陆】


“殿下,该起床了。”
清晨,小鸟游纺一如既往地叩响了一楼的那间房门。
木门咚咚,在宽敞安静的走廊里声音格外清晰。路过的侍女们纷纷冲她行礼。
礼貌地回以问候,纺整理了下侍女长制服那繁琐的裙摆,咳嗽两声提高音量,用点儿劲敲了敲房门:“殿下?公主殿下?”
……。
木门老老实实地沉默着,依旧是无人回应。
唔…难道又睡在了图书馆吗?
纺微微弯下身看了眼门锁,发现它好好的被关在那儿了。侍女长沉思了一下,表情不变地冲路过打招呼的人点点头,用钥匙打开了房门一点缝隙,侧身慢慢地进去。
一进去她就关上了门转身用力抵住,目光瞬间扫视整个房间。
第一点,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摆着。
很好,可以排除被袭击的可能。
第二点,昨晚查房的时候陆...

2017-05-01

For you【17,有点正经的童话paro】


当他赶到的时候,城堡已经快要沦陷了。
寒冷的狂风呼呼地吹着,他的脸被刮得生疼。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战场上刀剑相撞的金戈声,士兵们用尽全力嘶吼咆哮地叫喊。
到处是折断的武器,刺目的鲜血,无尽的尸体。
城堡上原本插着旗帜的地方,长杆已经被拦腰砍断,孤零零的吊在城墙上。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抬头能看见天空依旧闪烁的光芒,那是魔女的象征——至少魔女在的地方算是救下了。
……。
他抓紧了剑柄,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。

1.
“下个月啊。”
听见他的话,陆把头从书中抬起来,直视着面前表情严肃而认真的一织扑哧笑了。
“……怎么了吗七濑さん。”一织微微偏头,装作没事人一样淡定地问。
“…不,没什么。”陆其实蛮想说你耳朵都红了,但按照一织...

2017-04-25

一目ぼれ【17,ABO】二

3.
当然是知道的。
陆低下头,鬓发遮住了他愈发翘起来的嘴角。他用铅笔将素描板上少年棱角分明的脸打上光影,一边想着:其实一织才是不记得了吧。
总感觉有点失败啊…
陆吐吐舌头,停下笔端详起自己的画来。
从下往上看的视角。
画中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一织。他眉目温柔,嘴角带着礼貌的微笑;右手抓着书本,左手摊开伸到陆面前:
“没事吧?请您小心一点。”
一织的背后是打开的落地窗。图书馆的光线明亮,他的脸难免有些逆光,但陆却无比清晰地记住了这人的模样。
“啊……谢谢。”
陆以为那本放在顶层书架的厚书掉下来就会狠狠砸中他的头,于是那瞬间他只条件反射的闭紧眼睛,抱住脑袋猛地蹲了下去。
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嗯?为什么还没感觉到痛?
踌躇了...

2017-04-17

一目ぼれ【17,ABO】「一」

★阅读说明
A:可能会与通常的ABO设定有出入
B:预计有五章左右
C:中后期会有肉
D:如果发现bug错字等问题敬请谅解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世界上,真的有“一见钟情”的事情吗?
1.
回想起来的话,只觉得那天的天气很好。
阳光灿烂的日子,一望无际的天空满载明快的湛蓝。微风偷偷掠过发梢又立刻溜去了下个地方。
戴着围裙也不会觉得热——这是和泉一织最喜欢的天气。隔着玻璃能看见咖啡馆里坐着的客人们。
如果有谁品尝蛋糕后能露出微笑,他就觉得很满足了。
走进坐在角落的少年的时候,一织稍微愣了愣,最后还是照常将盘子轻放在桌上:桌上纸和用具摆的乱七八糟,本人完全没有察觉他接近似的埋头苦干,画笔在平铺的纸上刷刷...

2017-04-12

愚人节【179】

1.高虐注意。
2.可能有些规则与现实不符,敬请谅解。

★天的场合
那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。
那个时候陆还不是很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,也不清楚它有多严重。
他用稚嫩的小手抓着哥哥的,穿着最小号的病号服乖乖地坐在床上,由着护士插入输液针头,不哭也不闹。只是一字一句,清脆而期待地问哥哥:
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玩儿?”
哥哥望着他,迟疑了一下,慢慢地回答:“一两天吧。”
陆顿时眼睛亮了,开心地笑起来。
天没敢继续面对他那份表露无遗的快乐,于是偏过头看向旁边的日历。上面清楚明白地写着:
“四月一日。”

★一织的场合
“七濑桑,醒了?”
“……嗯。”
陆揉了揉眼睛,看见坐在床边摆弄手机的一织。略微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透出来,估计已经是...

2017-04-01

预告【??】伪装者paro

突然想写个伪装者paro的片段,码一下。
咸鱼太久了我_(:3」∠)_

“如果你亲自动手,我就信你。”
他听着这句话,又回头看了看。
远处红发少年神色平静又无畏。夜色里唯一皎洁的月光从天上洒到刑场那头,默默地包围住了刑架。
“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即使与你南辕北辙彼此为敌,我也会一个人走下去。”
他想起那孩子说这话是仰着脑袋所露出的表情,和以前开心、委屈、撒娇、任性胡闹时都截然不同——
眸子里带着痛苦,可更多的是坚定,倔强,无畏,和不屈。
那是一位战士的眼神。
思及如此,他熟练快速地给枪上膛,端平,准星瞄准。
“但愿下辈子我们能生在平常人家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按下扳机的一刻,神色也是平静的。
就在这时,月光被厚厚的云层挡...

2017-03-24
1 / 8

© 情寄南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